从《周礼·天官冢宰·小宰》提到“以富邦国,以养万民,以生百物”到《礼记·礼运》中的“大道之行也,天下为公”,几千年来,中华民族始终保有对共同富裕的美好期盼。

“我们追求的发展是造福人民的发展,我们追求的富裕是全体人民共同富裕。”党的十八大以来,以习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把握发展阶段新变化,把逐步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摆在更加重要的位置上,推动区域协调发展,采取有力措施保障和改善民生,打赢脱贫攻坚战,全面建成小康社会,为促进共同富裕创造了良好条件。

共同富裕一头连着中华民族的“大梦想”,一头连着每个家庭、每个中国人的“小日子”。难在共同,也重在共同。

习指出:“我国现代化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,自觉主动解决地区差距、城乡差距、收入分配差距,促进社会公平正义,逐步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,坚决防止两极分化。”

几年前,在四川凉山州布拖县阿布洛哈村,村民阿达么友杂开了村里第一家小卖部。开业之初,路还没有修好,她借了3匹马,花了整整2天,才把货从县城运来。

阿布洛哈,彝语意思为“高山里的深谷”,坐落于金沙江大峡谷深处,三面环山、一面临崖。

2019年6月,阿布洛哈的通村公路开工。因地形复杂,4个月才修了3公里和1个隧道。

“现在公路通到了家门口,想进什么货打个电话就可以送上门。”去年,阿达么友杂办起网店销售农产品,带动村里十多户村民增收十余万元。

为阿布洛哈村65户253个人在绝壁上修建一条3.8公里长、4.5米宽的通村公路,要耗费多少成本?

有的国家和地区也许要精算一笔投入产出的经济账,但在中国,这是笔“民之所盼,政之所向”的民心账。

这笔民心账,体现在百姓生活的方方面面。农村平均供电可靠率达到99%,背后是一些地方“100年也收不回来成本”的电力基础设施投入;全国常态化开行了80多对公益性“慢火车”,票价几十年不变……

这十年,我国持续加强共享发展,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。截至2021年底,参加全国基本医疗保险的人数达13.6亿人,参保覆盖面稳定在95%以上,我国建成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社会保障体系;全国居民每百户家用汽车、移动电线.5%……

一系列有力的民生举措,为增强广大人民群众的获得感、幸福感和安全感,推动实现共同富裕,提供了强有力的保障。

今年6月,习赴四川考察。在极米光电有限公司,走进公司展厅和生产车间,了解企业加强自主创新、产品研发销售等情况。

这是一家年轻的科技企业。企业负责人告诉,他们专注技术创新和智能升级,这两年企业产品销售量逆势上升,为当地人提供上千个就业岗位。

“很好,就要有这样的志气!”习指出,“中国是世界工厂,但我们更要做制造强国。中国要实现现代化,方方面面都要强起来。”

发展是解决我国一切问题的基础和关键。强调,要“在高质量发展中促进共同富裕”。

2021年,国内生产总值达到114万亿元,增长8.1%;全国财政收入突破20万亿元,增长10.7%;城镇新增就业1269万人,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长8.1%……我国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的“家底”越来越坚实。

△江西赣州一家智能装备制造企业内,几名青年技工在加紧调试出口的工业机器人订单产品。

今年是新“八级工”制度落地的第一年。作为中等收入群体的重要组成部分,技能人才实现体面就业,获得体面收入,是扎实推动共同富裕的切实举措。

“我是新‘八级工’制度的首批受益者。拿到‘特级技师’,就证明你的技能等级在一个很高的层次,别人就会相当认可你。”“技术大牛”傅祥在一家科技公司工作。今年,他获评为更高一级的“特级技师”。

傅祥的获得感还来自工资条上的数字增长。人社部明确,在新“八级工”制度实施的同时,要健全高技能人才激励机制,相应文件中还给出了一条“参考线”——“特级技师”比照正高级职称人员享受同等待遇。

推进共同富裕,要正确处理效率和公平的关系。我国构建初次分配、再分配、三次分配协调配套的基础性制度安排;加大税收、社保、转移支付等调节力度并提高精准性;扩大中等收入群体比重,增加低收入群体收入,合理调节高收入,取缔非法收入,形成中间大、两头小的橄榄型分配结构。

习形象地比喻道——中国要实现共同富裕,但不是搞平均主义,而是要先把“蛋糕”做大,然后通过合理的制度安排把“蛋糕”分好,水涨船高、各得其所,让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。

近万名网友在一项关于“共同富裕”的投票中,说出了自己的“关切事”——希望日子越过越好,口袋鼓了,还想有更多闲暇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。近五成网友希望教育、医疗、养老、居住环境、防灾减灾等公共服务配置更高。

网友留言说:“共同富裕可不是政府干、我们看。只有大家热火朝天一起干,共同富裕才能早日实现。”

一些发达国家工业化搞了几百年,但由于社会制度原因,到现在共同富裕问题仍未解决,贫富悬殊问题反而越来越严重。

习指出,我们要有耐心,实打实地一件事一件事办好,提高实效。要抓好浙江共同富裕示范区建设,鼓励各地因地制宜探索有效路径,总结经验,逐步推开。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》,明确赋予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重大任务。

为何选择浙江?国家发展改革委有关负责人说,浙江面积、人口具有一定规模,有“七山一水二分田”,有2个副省级城市、9个地级市和53个县(市),既有城市也有农村,农村户籍人口占一半。浙江省情具备开展示范区建设的代表性。

“我分到了13200块,感觉心里非常高兴。”在共同富裕示范区建设过程中,浙江把深化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,作为一条重要路径,拓展农民增收渠道。许多村民成了集体资产的股东,有了额外收入。

今年上半年,浙江山区26县(市、区)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13.1%,增速比全省平均水平高2.8个百分点;山区26县(市、区)全体居民、城镇居民和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同比增长5.7%、4.9%和6.8%,均高于全省平均水平。

目前,浙江已构建起一套共同富裕目标和指标体系,并制定了实施方案——到2025年,浙江要实现地区人均可支配收入最高最低倍差缩小到1.55以内,城乡居民收入比要缩小到1.9以内;家庭年可支配收入10万元至50万元的群体比例达到80%、20万元至60万元的群体比例力争达到45%……

共同富裕,从“浙”里探路,正在走向全国。一张“共同富裕”的全景图跃然眼前——

到“十四五”末,全体人民共同富裕迈出坚实步伐,居民收入和实际消费水平差距逐步缩小;到2035年,全体人民共同富裕取得更为明显的实质性进展,基本公共服务实现均等化;到本世纪中叶,全体人民共同富裕基本实现,居民收入和实际消费水平差距缩小到合理区间。

再过几天,党的二十大即将召开。大会将全面把握新时代新征程党和国家事业发展新要求、人民群众新期待,继续扎实推进全体人民共同富裕。

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的中国式现代化,正在书写看得见、摸得着、真实可感的生动故事,也必将创造新的壮阔史诗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